“被高度政治动员的拥枪群体是控枪的最大妨碍”??五

来源:http://www.tucawo.com 作者: 2018-03-22 19:03

  “永远别再产生!”本周六,50万人将高喊这一口号在美国华盛顿举行控枪大游行,站在队伍最前方的会是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中学枪击案的幸存学生。这一造成17人去世亡、14人受伤的校园枪击案再次撕裂美国社会的伤口,从前数周,已有近100万美国学生参加罢课活动。昨天,美国马里兰州一所高中又发生导致数人受伤的枪击案。枪击事件一直的苦涩事实下,美国民众的控枪志愿非常强烈。加利福尼亚州的联邦众议员罗?康纳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即使是持枪的美国民众,也有97%的人支持对购枪者进行全面背景审查。然而,美国国会的控枪尽力仍旧在循着推诿不前的旧剧本上演。为何在良多人看来是近乎常识的控枪努力,在美国国会总能造成巨大分歧?两党政治分裂加剧又给美国控枪带来何种影响?针对上述问题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对数位长期研究美国政治及公众民心的学者进行了采访。

  最大障碍:游说组织会直接威胁支持控枪的政治人物

  环球时报:长期以来,妨害美国国会出台控枪法案的最大阻碍是什么?

  马克?彼得森(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事务学院教学):美国事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度,在地理、文化以及拥枪历史方面存在显明的内部差异。从某种意思上说,国会反映了这种多元性与复杂性。当然,在联邦参议院,守旧的城市社区被适度代表了,由于每个州不论大小,都有两名参议员。打个比方,纽约市民对控枪问题的看法,同来自爱达荷州或者南达科他州的美国人比拟,必定截然不同。在存在两种相反看法的背景下,公选的政治人物应该做的是拿出公平的政策,以联结社会层面的不同意见。

  罗伯特?夏皮罗(哥伦比亚大学政府学传授):美国控枪的最大障碍是被高度政治发动的持枪者群体,他们强烈反对控枪。在政治人物、特别是共和党保守派政客眼里,该群体就像是难以超出的障碍物,因为政客若想入选,必须获得该群体的支持。由此,共和党在整体上对控枪持一种反对峙场,而目前在国会参众两院占多数席位的正是共和党。即便是历史上共和党在国会处于少数党地位时,该党的参议员也可通过“阻拦议事”(议会中居于劣势的一小部分甚至单独一名议员,无力否决特定法案、人事,或为到达特定政治目的时,在获得发言权后以马拉松式演说,达到瘫痪议事、阻挡投票,迫使人数占优的一方做出让步的策略)这一规则拦阻相关控枪法案的通过。

  安德鲁?哈特曼(伊利诺伊州破大学历史系教养):最大妨碍是太多国会议员、尤其是共跟党议员,从美国步枪协会接受大量政治献金,被拥枪组织游说绑架;部分保守议员可能确切从宪法第二修正案出发来看待控枪问题,但因为美国步枪协会的政治献金,这些议员彻底失去认真对待相反见解的能源。

  杰克?格拉泽(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高盛公共政策学院助理院长):美国步枪协会政治献金对政治人物存在“控制力”。美国步枪协会往往直接对支持控枪的政治候选人发出威胁,国会共和党人尤其缺乏挑战该协会的意愿。历史上美国存在禁止攻打性武器销售的相关法律时,凶杀率远低于目前途度。

  社会意见:支持控枪者的态度没那么“强烈”

  环球时报:民心测验表明,大多数美国大众都支持加强控枪。为何这种支持难以转化为具体政策?

  马克?彼得森:首先是历史起因,美国是唯一宪法提出保护公民拥枪权的国家。反对控枪者永远能够对宪法做出一种有利于本人的阐明。其次,美国社会在控枪问题上存在两种意见,但两种意见持有者对自身观点的重视程度不一样。支持控枪者在美国社会占大多数,但他们的态度并不是十分“强烈”的支持。然而,反对控枪群体却是以一种动摇的态度提出自己的主张??这部门群体参加投票时,会单纯根据政治人物在控枪问题上的表态做出决定。同时,这局部人还热衷于募捐政治资金,加入政治聚首,写公开信,在社交媒体上评论??以种种方式放大自己的声音。该群体在选举中的影响力往往大于个别选民,特别是在政党内部初选中。国会共和党人知道,如果自己在支持拥枪权问题上表现得太懦弱,下一次选举很有可能党内会冒出对手,以更保守的姿态挑衅自己。从整体看,1378kjcom手机开奖,美国步枪协会以及反控枪的整体立场与今天的共和党深度捆绑,而目前在美国国会两院占多数的恰是共和党。同时,当前在各州议会及州长位置上处于上风的也是共和党。

  洛雷尔?哈布瑞吉?永(西北大学政治科学系副传授):国会占多数席位的政党决定日程,决议对哪项议案进行投票。因此,即使某项控枪议案可能失掉国会多数支撑,共跟党领导层依然可能在程序上动员阻击,过错其进行表决。

  背地的政治分化:共和党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保守

  环球时报:不仅是控枪,在移民、税收、医保、教诲等几乎所有议题上,两党立场都截然相反。美国目前的政治决裂到了怎么的水平?

  马克?彼得森:当前美国政治的极化程度,在古代以来的美国历史中从未呈现,简直和19世纪末期的情形相当。有名政治学者理查德?诺伊施塔特将美国宪政的安排特点演绎为“独破机构却共享权力”。当初美国政治分裂的事实显然同这一轨制安排难以和谐。

  美国宪法做出的制度安排要有序运行,需要各方能接收妥协,并就决策达成基础广泛的共识。但当主要政党变得像今天这样在意识状况上极其分裂时(尤其是当两党都不才干在国会获得明显且连续的主导权时),做到这一点的难度很大。在此背景下,只有碰到像控枪之类的争议性议题,就会导致持续的对立。值得留心的是,从历史视角看,共和党、特别是众议院共和党,在从前多少十年已变得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保守。

  杰克?格拉泽:美国每个州不管大小,都在联邦参议院领有两个席位,这给了一些人口较少的州、特殊是中部地域的州(这些地区往往在政治上更保守)在全国政治中取得不成比例的发言权。同时,很多选区在最初划分时就偏向某一政党,因而涌现了大批不用选举就可知结果的选区,而来自这些选区的政治人物则会在政治上更为偏激。

  罗伯特?夏皮罗:目前美国政治的极化程度与20世纪大部分时期比较都显得更为重大。这种变革肇始于上世纪70年代。事实上,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,两党都是更具内部异质性的政党。今天,它们内部的同质性则已变得很明显。此外,今天两党对国会操纵权的竞争更加激烈。就未来看,两党的破裂仍将持续,因为双方的社会支持力量也已变得高度分化。

  洛雷尔?哈布瑞吉?永:从历史看,美国政治不乏高度极化的时代。事实上,二战后美国政治浮现的两党向旁边集合阶段,才显得有些“不畸形”。然而,当前美国政治分裂蔓延到更多范围,且在公众中导致更多“部落”出现。当单一政党无奈同时控制国会和白宫时,两党分裂总是会导致政治僵局。但出其不意的是,当前只管共和党把持了国会和白宫,但华盛顿还是面临政治僵局,这只能说明共和党内部的分歧也在加大。

  环球时报:有分析称,国会的分裂根源在于美国社会的分裂。该怎么看这其中的逻辑?

  马克?彼得森:与国会相比,美国公众的分裂程度相对较小。在国会,dage999.999km cn,特别是在众议院,多少乎不真正的平和派议员。但在大众里,温和派仍然占多数。然而,因为出现了一种“分群化”的过程(自认为是共和党或者民主党的公家在价值观问题上都变得更为“纯粹”),美国社会的分裂也在加剧。一些曾经失掉跨党派支持的议题,目前两党之间也出现了不合。比喻,环保议题曾在两党都有相称一部分力量支持,但今天这被视为一个只有民主党才支持的议题。

  随着两党在普遍的政策问题上变得更像两个“部落”,它们以及不同社会群体间的彼此不信任感也陡然回升。古代媒体特别是社交媒体等因素无疑加速了这种分裂。今天,人们仅仅通过政治人物的党派关系就能猜想出其政策导向,这样的情况在美国历史上是较少见的。

  罗伯特?夏皮罗:首先出现分裂的是两党。上世纪60年代,两党在种族问题上逐渐分道扬镳,随后在越来越多公共议题中,距离始终拉大。政治范畴的分裂带来社会层面的分裂,而从目前看,社会层面的分裂正在“自我坚持”。当初,两党的支持群体高度分辨,而且往往只关注自己所支持政党的引导人。 (胡泽曦)

来源:环球时报

相干的主题文章: 相关的主题文章: